• 網站首頁
  • 國之巨匠
  • 工美資訊
  • 行業百科
  • 尋寶之旅
  • 在線商城
  • 商家入駐
  • 關于大臻
  •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學術熱點
    淺談生態藝術
    2017-08-22 來源: 作者:
    A+ A- 收藏 評論
    分享到:
    摘要:生態藝術的產生有著深刻的哲學、美學原因,從哲學上說,它是生態思維、生態世界觀和生態倫理學諸種文化觀念的催生物;從美學角度

    生態藝術的產生有著深刻的哲學、美學原因,從哲學上說,它是生態思維、生態世界觀和生態倫理學諸種文化觀念的催生物;從美學角度來講,生態藝術是生態美學的產物。生態藝術屬于當代藝術范疇,它與古典藝術有著巨大的差別,它不只是一種藝術形式,更是一種在當代生態文化觀念層面生長出來的一種與生態理念發生共振的一種思想方式,體現了生態文化與藝術的共生、互融與共享。
    “生態雕塑” 之我見
    黃丹麾(博士、研究員、《中國公共藝術網》主編)
    說起“生態雕塑”這一課題的研究,恐怕要追朔到在中央美院攻讀博士(2001—2003年)期間。那時我有個宏大的志向,那就是寫一篇名為“生態美術”的 博士論文,但是我的導師王宏建先生認為“此論題過大”,建議我把“生態建筑”作為博士論文的選題,最終我以《當代西方生態建筑的美學研究》這篇論文取得了博士學位。但是,“生態美術”這一構想在我心中卻久久揮之不去,因為我在某種程度上說是一個“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人。2006年,我將自己的博士論文 《當代西方生態建筑的美學研究》打碎,分別冠之為《生態建筑》、《生態園林》、《生態設計》、《生態雕塑》在山東美術出版社出版,總稱為“生態美術叢書”,我既是《生態建筑》、《生態雕塑》(“廣林茂”是我的筆名)的作者,也是本叢書的主編,從此國內有了第一部《生態雕塑》專著,產生了較大的學術影響,很多研究這一專題的學者都或多或少地參考了我的這本開山之作。有趣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廣林茂”是我的筆名,等我告訴他們后方才恍然大悟。

    盧昊 《鳥籠》
    “生態雕塑”的稱謂多少帶有一點自我“杜撰”的味道,因為至今只聽說有“景觀雕塑”、“環境雕塑”、“城市雕塑”、“公共藝術”等說法,從這個意義上說,筆者可謂是“生態雕塑”這一概念的始作俑者。首次提出這一概念并不是為了趕時髦,也不是想以此一鳴驚人,主要是“生態雕塑”是生態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景觀雕塑”、“環境雕塑”、“城市雕塑”、“公共雕塑”等說法雖然注意到了雕塑與生態的關系,但沒有從本質上將雕塑與生態打通,未能揭示出當下雕塑的發展趨勢和必然走向,因而“生態雕塑”這一概念的出臺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意義和價值。目前,在環境問題日益嚴峻的情況下,雕塑家的藝術創作取向和生態之間有著密切的關聯,走“生態雕塑”之路是每個雕塑家的正確抉擇,這也是檢驗雕塑家是否具有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的一個重要依據。
    生態公共藝術的文化空間
    陳培一(中國工藝美術學會雕塑專業委員會原秘書長)
    生態性公共藝術,是大地藝術的發展與延伸。“大地藝術”似乎可以理解為一種逃避傳統價值觀的方式,而“生態藝術”則是一種對人為對自然所造成的災難的挽救方式,是一種人類自救、自贖和懺悔的方式。
    風靡一時的“大地藝術”改變了雕塑的屬性——雕塑不僅是只能“設置”和用來擺放的,而是可以“與天同構”,可以在更廣闊的自然空間里展開。最初的大地藝術,只是用創作行為本身來傳遞藝術家對自然、對環境的個人思考。但是,當生態和環保被當做全球性的問題來激烈討論時,人們便更加深入地意識到了問題的嚴峻——不可能長久地將人類的困境轉嫁給大自然。在這種語境之下,大地藝術的主題便大多表現出對環境的關懷,對生命狀態的關注,對生存環境的思考,因而就被稱為 “生態藝術”。生態藝術的范疇,超越了之前的“大地藝術”,不僅包括了大地藝術原來所指的遠離人群的范圍,而且包括回歸了人類本體部分,更加關注到了人類 當下的生存環境——鄉村和都市。有專家認為:“大地藝術” 所產生的巨大影響,重塑大自然的方式以及與大自然的深情對話,為今天雕塑“重返大地”,塑造人類景觀確立了一個積極的概念。

    日本“物派”雕塑家關根伸夫的成名作《位相:大地》
    從生命本質論公共藝術的生態美學特征
    生態美學是生態學與美學的有機結合,從廣義上說包括人與自然、社會與人自身的生態審美關系,是一種符合生態規律的當代存在論美學。1866年德國生物學家恩斯特•海克爾(Ernst Haeckel)首先提出“生態學”概念,但屬自然科學范圍。1973年挪威哲學家阿倫•奈斯(Ame Naess)提出的“深層生態學”,即后現代語境中產生的當代生態美學,則將自然科學滲透到人文哲學中,形成生態存在論哲學。
    后現代文化形態為生態美學的產生奠定了必要的前提。根據托馬斯•貝利(Thomas Berry)的觀點,后現代文化體現的是一種生態時代的精神。他認為“在具體化的生態精神出現之前,人類已經歷了三個早期的文化精神發展階段:首先是具有撒滿教(Shamamic)宗教形式的原始部落時代(在這個時代自然界被看作神靈們的王國);其次是產生了偉大的世界宗教的古典時代(這個時代以對自然的超越為基礎);再次是科學技術成了理性主義者的大眾宗教的現代工業時代(這個時代以對自然界實施外部控制和毀滅性的破壞為基礎)。直到現在,在現代的終結點上,我們才找到了一種具體化的生態精神(同自然精神的創造性的溝通融合)”。[1]

    愛德華多•卡茨 《綠色熒光兔》
    當代生態美學反對極端的“人類中心主義”,主張“人—自然—社會”的和諧共存,批判和反思現代工業社會在人與自然關系上出現的失誤及原因,把生態危機歸結為現代社會的生存危機和文化危機。生存危機是指人類對自然生態系統的破壞所導致的生存環境惡化。文化危機是指人與社會及人自身所存在的精神危機,日常生活的瑣碎無法使人獲得靈魂的安寧;理想與信仰被誤用和放逐;尊嚴被毫無痛感地踐踏;人性扭曲并套上沉重的枷鎖;浮躁的心靈被物所累。當代生態美學的本質意義是對海德格爾“詩意棲居”的生活方式的向往。
    生命·環保·自然—對當代城市雕塑之生態觀的思考
    城市是人類為了滿足自身的生存和發展的需要而創造的人工環境,是人工建筑物與自然生物的組合體。因而,城市是人工的物化環境與天然生態環境的有機結合。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和城市化建設的快速推進,城市中的自然面貌正在被迅速地改變和破壞,解決城市建設與環境和諧發展的問題刻不容緩。在新的城市環境建設過程中,我們應讓具有環保意識和生態意義的城市雕塑作品以最快的速度參與其中。
    城市雕塑的產生、發展與城市及其市民的生產生活緊密相聯,是人們思想、感情、審美觀念的結晶,它伴隨著城市文明的發展而發展,是城市發展形象化的記錄。城市雕塑不僅有美化環境的作用,同時它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們的生活行為和心理感受。因此,探討城市雕塑與生態的關系、保護城市環境、構建和諧社會就成為時代賦予我們的重要使命,生態雕塑的概念也隨之應運而生。
    筆者認為生態雕塑包括兩方面的含義:一方面,生態雕塑是一種新型的雕塑形態,它利用自然界中的生物與無機物結合,將有機物的生命性與靈動性賦予無機物,或者是將城市建設中的廢棄物品回收再利用,創作出形態巧妙、造型新穎的具有環保意義的雕塑作品;另一方面,對于樹立生態觀念的雕塑,我們亦可稱為生態雕塑,它是從生態哲學、生態美學的角度引發出來的一種雕塑思潮或者是一種文化現象。生態雕塑創作在實質上是一種社會行為,它以促進社會可持續發展為導向,并不斷滿足人的生理、心理和情感文化的需求。人是城市雕塑的審美主體,既是物質主體又是精神主體。雕塑的生態觀應貫穿人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兩個方面。
  • 上一篇:公共藝術的新規則
  • 下一篇:雕塑與哲學
  •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大臻藝術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大臻藝術網的價值判斷。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聯系方式
  • 電話/Tel:0594-7889888
  • 地址/Add:福建省莆田市仙游縣鯉南鎮溫泉東路688號
  • 郵箱/mail:[email protected]
  • 天天捕鱼 送金币 2019年香港开奖结果+全年纪录 北京5分时时彩全天计划 贵州11选5兑奖规则 体彩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体彩湖北11选五前三直 单双中特期期公开 2000元炒股一年赚多少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前一 德甲在线直播 下载单机长沙麻将 福彩3d试机号解密技巧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即时走势图 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记录 本港开奖结果2018+开奖记录 什么条件可以融资买股